Kan-Ru Chen's Weblog

休假三天

是的,休假三天,但是是很痛苦的三天。

要從 4/9 (二) 說起,早上一醒來,只覺得天氣特別冷,連上廁所都會發抖,但是室友仍穿著短袖在打電動,邊想著天氣異常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邊穿上長袖衣物準備出門,突然感到一般不會這麼早出現的便意,不知所錯的衝到廁所解決。沒想到出門前竟然跑了三次!

跑了幾次廁所自以為把腸胃清乾淨的我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,突然發現因為在廁所呆太久以至於沒有買早餐的時間了,只好匆匆忙忙騎車上山上高演,一路上覺得冷風颼颼,身體有點不聽使喚,到了教室老師已經開始上課了,只好隨便在靠後面的地方找了個位子坐。第一節課老師豪邁的開始講故事,我越聽越睏,身體也越來越冷,只好整個人縮在座位,用外套把全身包住,第二節課上到一半時發現自己很不對勁,從窗戶吹近來的風不強,周圍還有穿短袖的人,但我卻四肢發冷頭腦昏沉,只好跟老師請假早退,到實驗室躺著休息。躺著躺著,抖著抖著,以為已經過了一個小時,其實才過了半小時,是十一點多;此時某學長到實驗室上班,說外面下著大雨,我請他找人開車載我到保健室。

護士小姐幫我一量體溫 --- 39.1℃ --- ,我自己聽了都嚇了一跳,結果因為中午醫生還沒來,護士小姐請我先躺冰枕,等到下午一點半校醫來了之後再幫我診斷。睡睡醒醒,迷迷糊糊,中間曾起來上過幾次廁所,後來校醫終於來了,幫我開了藥,說如果吃了沒用就要去埔基看。藥吃了,繼續躺阿躺,躺到三點多受不了了,起床上廁所順便又量了一次體溫 --- 39℃ ---!開什麼玩笑!躺了那麼久還沒退燒!慘了慘了,趕快找學長開車送埔基急診。

到埔基急診室,埔基的護士小姐又幫我量了一次體溫,還量了血壓跟照胸部 X 光,然後就被叫到某病床躺著,先從屁股打了一針退燒針,然後就開始吊點滴,這是我第一次吊點滴感覺很新鮮,之後就不斷睡著又醒來,無聊的等著點滴滴完。

吊完點滴之後不但退燒了,各種不適症狀都不見了 ,還很高興的回學校跟大家一起 meeting,沒想到回家之後才是新的苦難的開始。離開醫院前醫生叮嚀要吃藥,之後可能還會拉度子幾次把毒排乾淨,沒想到這一拉就拉了三天。

流水帳越寫越長,沒力了.. Orz。拉了三天後才漸漸開始恢復,現在可以吃東西,拉的次數也變少了,拉出來有一點點固態... 可能還要花更久時間才能完全恢復吧,至少是可以工作了。

這邊要再一次謝謝大家的關心